新聞中心

銷售熱線
400-0755-086

售后熱線
400-665-6574


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公司新聞

半島醫療再創“黑科技” | 推動皮膚光電治療進入“真不痛”時代

時間:2019/1/25

通過技術研發和創新為皮膚臨床帶來更好的治愈體驗,是半島一直以來的踐行。

這次,我們要為大家呈獻最新的皮膚光電無痛治療方案“真不痛”

黃金微針、超聲刀、水光針、剝脫類激光治療以及所有因疼痛需要敷表麻的皮膚治療項目,都可以通過真不痛實現“舒適化治療”。

實際上,現代醫美對“舒適化治療”的探索從未止步。

比如醫美機構,特別是高端醫美連鎖機構,總會對室內設計和就醫環境進行極致打造,更以重金投入,從接待臺到臨床操作室都追求完美。

醫美機構往往從患者進門、問診再到臨床治療,整個過程都要營造輕松和愉悅的氛圍。巨大的投入是希望最大程度減少患者心理壓力,讓他們可以在愜意的環境中享受美麗蛻變的過程。

可往往效果不如預期,僅憑良好的設計環境無法完全消除患者潛在的“恐懼”。

“看我朋友做項目時候的那個疼,更加深了我對醫美‘疼痛’的恐懼。”

——超聲刀體驗者朋友

卓有成效的塑美比如皮膚光電項目,大都作用于分布著血管神經的真皮層。但由于皮膚屏障的阻擋,外敷藥物難以滲透,患者無法通過表麻獲得更好的“無痛”體驗。

而笑氣、局麻、全麻等方式的操作難度不小,對操作者有很高的資質要求,還需擔心術后副作用問題,會給項目運營增加很大壓力。

機構在綜合考量后,加上醫生認為一般的“疼痛度”在臨床上可以接受,便暫時擱置了對醫美“舒適化治療”的無痛探索,這亦是臨床表麻效果一般現狀下的妥協。

可這一切都因為半島“真不痛”的推出變成了過去式。

“真不痛對臨床的價值也體現在它極其簡易的操作:

敷麻藥前,只需在治療皮膚區域均勻滑動,

即可讓表麻效果高倍提升,真正實現光電美容項目的無痛治療。”

——半島首席科學家

真不痛承載著的這項“黑科技”就是半島醫療創新研發成果“低溫直接等離子體”技術。

低溫直接等離子體中含有帶電粒子、電子、自由基等多種物質,可改變皮膚細胞粘附因子、改變脂質特性,實現了促進皮膚微循環加速,增加皮膚親水性,暫時性開放皮膚屏障的效果。

歐洲等離子體前沿研究文獻指出:皮膚經等離子體治療過后,表麻分子(同等或更大分子半徑)的滲透能力比治療之前可提高18倍。

細胞粘連分子( E-鈣粘蛋白)暫時性脫落,使皮膚屏障暫時開孔

大量黃金微針臨床數據顯示:同等條件下,使用“真不痛”后術中疼痛度平均從5.1下降到了2.08

真不痛以表麻為基礎,使皮膚光電臨床實現了真正的無痛治療,又被視為醫美臨床不可或缺的“基礎標配方案”。

此外,真不痛的低溫直接等離子技術在術后修復環節亦起到關鍵作用:

治療頭滑動時,強高壓電在航天工業級別的特殊介質阻擋下放電,其中伴隨產生的帶電粒子、電子、自由基等等物質起到協同作用:促進抗炎因子生成,同時增加血流速度、增加氧的飽和度,為光電項目術后的皮膚提供快速消炎、褪紅、消腫、促進愈合等強大功能。

黃金微針術后(左);“真不痛”修復后48小時(右)黃金微針術后(左);“真不痛”修復后48小時(右)

黃金微針術后(左);“真不痛”修復后48小時(右)


黃金微針術后即刻(左) ; “真不痛”修復后即刻(右)黃金微針術后即刻(左) ; “真不痛”修復后即刻(右)

黃金微針術后即刻(左) ; “真不痛”修復后即刻(右)

醫美臨床中,真不痛推動著“舒適化治療”的完善,消除了疼痛、幫助患者擺脫恐懼,對提升患者的滿意度與信任度有重大意義。

特別是對于愈趨年輕化的醫美市場來說,真不痛對增強機構的客戶粘性、幫助對客戶的二次開發、提高轉介紹的成功率等均有極大價值。

“90、00后消費者占據了整體醫美市場的78%以上。

無痛舒適、方便快捷的項目正成為醫美市場的主流趨勢”

——《2018醫美白皮書》

半島“真不痛”既解決了光電美容項目的疼痛問題,又具備強大的促進表皮吸收、促進術后修復愈合等多種效能,有力地推動著皮膚光電舒適化治療向前發展。

歷經數年研發與技術攻關,業已順利獲得CFDA認證!

未來,半島醫療將繼續秉承“心系大眾,普及尖端科技”的初心與各位同道緊密合作,為臨床帶來最有價值的創新。

部分參考文獻:

《Electron spectroscopic analysis of the human lipid skin barrier:cold atmospheric plasma-induced changes in lipid composition》

《Permeabilization of human stratum corneum and full-thickness skinsamples

by a direct dielectric barrier discharge》

常瑞雪,楊春俊《低溫等離子體醫學及其在皮膚科的應用》

上一條:探討“醫美實用主義” 下一條:82年砥礪綻芳華,C